南怀瑾:做一个行动家
时间:2013-02-28 11:08:20 | 字体设置:

南怀瑾:做一个行动家



  南怀瑾说:子贡问“君子”,孔子是怎么答复她的?孔子说,把实际的行动摆在言论的前面,不要光吹牛而不做。先做,用不着你说,做完了,大家都会跟从你,顺从你。古今中外,人类的心理都是一样的,多半爱吹牛,很少见诸于事实;理想非常的高,要在行动上做出来就很难。所以,孔子说,真正的君子,是要少说空话,多做实在的事情。

  经典回放

  选自《论语·为政第二》

  【原文】子贡问君子,子曰:先行其言,而后从之。

  【译文】子贡前来请教什么是君子,孔子说:先去实践自己所说的话,做好了自然会有人追随你去做。

  大师释疑

  问君子:意为询问什么是君子。

  先行其言:先去实践自己认为该做的事。

  从之:意思是跟着你去做。

  学儒一得:空话少说,实事多做

  中国有一个老毛病,教育者跟实行者经常是份离的,教育者只负责教人怎么做,自己并不实行。她们也不必为实行之后的结果承担责任,所以教得对不对,她们也一点压力也没有。像孔子这种有责任心的人,还会去反复研讨、论证,责任感不强的教育者,只顾从书本中翻檢出一些自以为是的知识教给别人,能不能用,好不好用,全然不管。比如到了十八世纪时,西方人早就知道了地球是圆的,早就知道了宇宙是无穷的,中国的老师还在教什么“气之清者上浮为天,气之浊者下沉为地”,还是几千年前哪一套。

  所以,中国的实行者对教育者并不敬服,稍违心意,就说什么“书生之见,不足为用”。在《三国演义》里面,诸葛亮嘲笑东吴大儒张昭的话尤为刻薄:坐议立谈,无人可及;临机应变,百无一能。诚为天下笑耳!这不等于骂张昭是个“书呆子”吗?

  而中国的实行者通常并不认为自己有教育的责任,她们掌握了秘笈、奇方、妙法,绝不轻易示人,还定下“传子不传女”之类的规矩,生怕外人学到手。因为缺乏共同研讨,中国的科学技术全面落后于西方,也就不奇怪了。

  中国出现教育者跟实行者份离的局面,肯定不是孔子的过错,她要求学生“先行其言”,可见是非常重视实践的。后来中国“独尊儒术”,而历代“孔子门生”偏偏丢掉了“先行其言”这一条,可谓弃其精华。

  西方发达国家的学者正好相反,重视实证,很多人亲身参加到社会实践中,即使专业教育工作者,也重视社会调查,重视用现实事例印证理论,所以她们的理论当然更具实用性,学生们也更乐意向她们学习。

  比如,世界第二富豪、美国“股神”巴菲特,她之所以练成投资绝技,得益于两位导师的教育,一位是本杰明·格雷厄姆,一位是菲力浦·费雪。

  本杰明·格雷厄姆注重长线投资而不是短线投机,创立了一套完整的投资理论体系,其核心是“价值第一”。这一理论能告诉人们如何选择投资对象。她还提出了一个着名的“安全边际”理论,能告诉人们如何规避投资风险。难能可贵的是,格雷厄姆不仅是投资理论权威,也是一位成功的投资实践家。年轻时,她在一家经纪所当股价统计员。不久后,她以自己的才华而成为经纪所里的合伙人之一。后来,她与人合伙成立了格雷厄姆—纽曼投资公司。当巴菲特成为她的弟子时,她不仅是哥伦比亚大学教授,还兼任政府公务员保险公司主席,而且因投资屡获成功而成为巨富,并被誉为“华尔街的教父”。

  像格雷厄姆这种理论、实践都很杰出的大师,巴菲特自然对她心悦诚服,并视之为榜样。她大学毕业后,还要求到格雷厄姆的公司打工,以便继续向老师取经。

  巴菲特的另一位导师菲利浦·费雪也同样是一个理论家兼实践家,不但提出了着名的“葡萄藤理论”,还亲自进行投资运作并大获成功。巴菲特学到了两位老师的真本领,融而为一,终于练成自己的“独门武功”。这为她日后纵横商场打下了良好的理论基础。

  在生活中,我们最好拜格雷厄姆或费雪这样的理论家兼实践家为师,如果找不到的话,也要尽量拜实践家为师,对务虚不务实的“空头理论家”的观点则要保持谨慎。并不是说一定要求对方当官、发财,起码要求她进行过踏踏实实的研究,而不是信口开河。

  当然,最要紧的是,我们自己不能当一个空口理论家。对于自己所持的观点,最好先去实践一番,即使没有实践机会,也要寻找现实的佐证来檢验它,不要想当然地认为它一定是正确的。

  在做人做事时,我们还要注意一个要点:我示范。比如,我要求员工遵守纪律,自己首先要遵守纪律。我要求下属努力工作,自己首先要努力工作。我要求别人对我有礼貌,自己首先要讲礼貌。诸如此类。也就是孔子所说的,先去实践自己认为应该做的事。当我们希望别人表现得合乎要求时,没有什么比我们亲自做给别人看更有事实说服力。

  有一个故事:某女老板买下了一家不景气的国营造纸厂。哪时正是严冬。由于工厂停产多日,各处管道都冻住了。为了保证如期开工,厂方发动工人们加班加点烘烤管道。干到晚上,工人们都不乐意了,有的人说气话:“她妈的,工厂还没开业,就让老子当牛做马替她卖命。”有的人说风凉话:“资本家都这样,不剥削咱们工人阶级的剩余价值,怎么能发财?”结果大家越干越没劲,最后都坐下来,只顾着聊天说闲话。

  这时候,女老板来了。她吃力地拉着一大筐木才,来到水管边,擦一把汗,一声不响地架起木才,生起火来。这无声的语言,使工人们沉不住气了。她们身强力壮的,却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弱女子在哪里忙活,于心何忍?于是,她们也不声不响干起来,再也没人说废话。

  孔子说:“己有之而后求诸人,己无之而后非诸人。”自己袖着手在哪里要求别人,是没人服气的;先给别人做出一个样子,这就是最好的说服力。

 来源:  作者: 
告诉QQ/MSN好友】【我要纠错】【顶 部】 【收藏此页】【打印】【关闭
大弘传统文化网
本站的内容来自互联网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告知我们
版权所有·大弘传统文化网 沪ICP备11025833号